<p id="lpqvsfb"><figcaption id="YPNCRFKBVU"><xmp id="9832457"><ul id="vprjbmtfu"><var id="crevt"><big id="LSPFUH"><aside id="CNHgIUtpG0"></aside></big></var></ul>


<tfoot id="MZPTHGJYKN"><article id="gcpqnyu"><nav id="mivpfzcesx"></nav></article></tfoot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一章 是COS还是真世界?
        令人心神舒畅的清风再次拂面而来,陆平睁开了漆黑的眸子,入目的场景却是让他浑身一震。

         这悬浮在半空中的一座巨大石雕像是什么?

         石像双手合拢在胸前发出的晶莹耀眼的蓝色光芒又是什么?

         陆平此时有些懵,将眸光转下,首先看见一位全身覆盖黄金铠甲,脖颈蓝色围巾,手握巨锋长剑…只不过…为什么头上戴着一个黑色面盔啊?

         你以为带个面盔,遮住相貌,你草丛伦的身份就会被遮掩吗?

         “现在的cos,可是厉害了!”

         陆平默默吐槽一声,并没有看见盖伦头顶上的一排小字。‘Diao大可称王丶’。而是将视线转向了旁边一位性感火辣的妹子,

         娇躯曼妙的妹子,俏脸带着白色面纱,虽然看不清容貌,但是她隐隐约约的轮廓,让陆平在心中给她打了一个7.5分,金色马尾辫绑在脑后的,身上一袭紧身的白银软甲,黑色紧身裤勾勒出圆润修长的双腿,她洁白的素手上拿着一支青色法杖…

         这不是光辉女郎的造型么?

         “我的天…这德玛两兄妹?”

         心中震惊之余,陆平连忙将视线投放右边两人身上,果然不出他所料,一个下巴留着长长的胡须,灰黄相见的紧身衣,头顶七个发光的灯光,手持三尺长剑,正是无极剑圣是也!

         陆平疑惑更盛,最终还是看向了一个最后COS的人,居然是也是个妹子。

         同样带着白丝面纱,柳背间三千青丝如瀑般整齐落下,淡雅的青蓝宫廷古装,压根不能遮挡她胸脯的大半个雪球,一把龙凤古琴悬浮在她的36E之下,白皙修长的双手,在龙凤琴上优雅地轻抚……

         “卧槽!这娑娜COS…我真的给满分!”

         陆平心中赞叹想到,伸手抹去鼻下不存在的鼻血。

         大饱眼福的不止是他一个,剑圣与盖伦的目光都时不时飘向这边,而后者则迎来了拉克丝不满地骄哼之声。

         “敌军,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!”

         这时,一声庄严的女声带着激扬人心的低吟,响彻了整个召唤师峡谷。

         陆平闻言,心头猛然一突,这句话好熟悉啊!

         “喂!菜鸟买装备,出门了!”

         一道恶劣的声音传入耳膜。

         陆平回过神来,向后望过去,徒然间,他的眼瞳无焦距地放大,一口凉气从鼻翼中吸入,身躯如同遭遇了电击,猛然一颤的同时脚步不禁退后两步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这灵光流转的蓝色水晶是多么的熟悉?

         这宏大,威严的防御塔又是多么的熟悉?

         他们四人头上,顶着四个ID又是多么的违和感!

         陆平踮起脚尖,向前眺望,这宛如仙境一般的环境优美的召唤师峡谷进入视野,这已经踩过无数遍地上中下三路,此时犹如身临其境般,毫无保留展现在陆平的眼前。

         陆平如同受到了猛烈的撞击,喉咙处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,让他身躯微微颤抖,无法言语。

         “菜鸟!你到底会不会玩啊?”

         剑圣头上显示着,‘你猜我贱还是你贱’,再次大声喊出了声。

         这句话后像是点醒了陆平,黑眸之中的迷茫神色尽数褪去,转而,将其敏锐的眸光看向泉水的右边。

         果然,一位杵着拐棍的老人,从梯子上慢吞吞爬下来,苍老的脸庞上噙着浅浅的笑意,嘴中低吟着一曲叫不上名字的歌谣…

         “这不是cos!是真的英雄联盟!真的是英雄联盟百分百虚拟游戏!我的梦成真的了?!!”

         在这个时候,陆平终于相信了这一点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,黑眸中的神光越来越璀璨。

    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但是这种清风拂过,身临其境的感受,让他深深的沉醉。

         可是当他一低头,一道哀嚎再次席卷整个召唤师峡谷…

         “我特么怎么是一个薇恩啊!!!”

         如同鲜血的猩红披风,身穿蓝色紧身衣,手腕上精致灵巧的银色手弩,背后背负着巨大的弓弩,还有,我的面上怎样也有一个面盔啊?

    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嘶吼地咆哮了一声,陆平急忙伸手摸向自己的胯下,他顿时长呼一口气;“我的大兄弟还在,不然老子非得挂机到天明!”

         “碾碎他们!!”

         威严的声音再次响彻召唤师峡谷,具有常人小腿高度的蓝色小兵,陆陆续续从主水晶里走出来,秩序井然地兵分三路走出高地。

         “菜.逼!我cao*…%#¥%!@¥…”

         眼看都已经出兵了,而这个头顶‘我就是喜欢修车’的薇恩还没有动静,无极剑圣心头一阵气恼,难道今天刚上线第一把就要遭坑?

         于是他站在红爸爸区一阵骂骂咧咧,词汇不堪入耳,几位队友不禁闪过一抹厌恶之色。

         虽说这薇恩有些小白小白的模样,也不用说得这么难听吧?

         这位具有傲人身材的娑娜,黛眉轻蹙,默默将其屏蔽掉,并没有说什么,也不知是因为英雄的原因而不能说话,还是因为自身不想说。

         “真没素质!屏蔽了先!”

         中路的拉克丝头顶‘萌宝宝’悄悄嘀咕了一声,呼叫出计分板,屏蔽了无极剑圣的语音,然后跟随前来的小兵走到中路,紧紧握住魔法杖,美眸透过面纱,严阵以待看着前方身上透露着沧桑气息的浪子剑客。

         疾风剑豪,亚索,‘我只想打个撸’。

         上路的盖伦‘diao大可称王丶’也是默不作声地将无极剑圣屏蔽掉,自他脖颈之间,代表着自由寓意的蓝色丝巾随风飘荡。

         盖伦沉着稳定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宿敌,一时之间,身上的鲜血有些沸腾了。

         诺克萨斯之手,德莱厄斯,‘喊声爸爸就投降’。

         他的前方是一位身披狰狞铠甲,红色披风紧紧镶嵌铠甲之中随风飘荡,他轻轻掂量了手中渴望鲜血的大斧头,德莱厄斯同样表示对两个敌对阵营的战斗,已经跃跃欲试了。

         据官方统计,德玛西亚之力与诺克萨斯之手的匹配率高达50%!

         红蓝双方小兵抵达战场,野怪已经刷新,那个让大家担忧,让无极剑圣唾骂的薇恩,终于带着一剑一红一眼走出了基地。

         “出来了就好,否则4打5铁定要输。”

         看见薇恩已经走到先上,娑娜‘可爱的小主播’心中悄然松了口气,她还真怕这薇恩被喷的挂机而导致这场游戏失败。

         锵嗡~~

         葱白玉指轻轻拨动琴弦,一道音刃从龙凤琴激射而出落在红BUFF怪身上,娑娜洁白的赤脚不沾着地面,娇躯轻飘飘来到下路,旋即一道询问声进入她的耳边。

         “嘿!辅助,这游戏是可以屏蔽人的吧?”

         这里可以直接语音,也有单线的,或者是全队的,也有敌方全部英雄,陆平这句话说的就是全队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嘁,还用这种拙劣的撩妹技巧,菜逼瓜皮脑袋秀逗了!”

         到处挑刺的无极剑圣听见后,一边攻击F4,一边反讽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中上两路正交战得如火如荼的德玛两兄妹,同样听见了这句话后,不禁打开自己的小地图,以上帝视角看向了下路,发现薇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拉克丝顿时就有一些来火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哥,这薇恩三十级是怎么来的??居然还问这种常识性的问题!”

         感情两人还真是两兄妹啊!

         “别说话,好好对线。”

         盖伦单线回复。

         娑娜明亮的眸子透过白纱,却发现薇恩的眼中没有一丝调侃,而是无比的真诚与渴望,这让她芳心微微一颤,曾经,她第一次进入全息英雄联盟时,也是这般眼神。

         所以,玩游戏从未说过话的可爱小主播,今天破例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可以的,用意念去呼叫计分板。”

         宛转悠扬的甜糯声,独自出现在陆平的耳边,让后者呼吸徒然加重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听见这么好听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在可爱小主播的直播间,一群***们已经开始哀嚎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啊啊!我小可爱第一次在游戏中说话啊!”

         “小可爱声音好糯好好听!”

         “小可爱我要给你生猴子!!”

         “滚!!!滚!!”

         可爱小主播看见快速翻滚的弹幕,绝美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浅笑,众***看后齐齐吞了一口气,纷纷表示,小妖精快停下吧,老夫要受不了了!

    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”

         陆平按照辅助所说,果然呼叫出计分板,把这个有点贱的人屏蔽掉,然后观察敌我双方数据

         上方,敌我诺手与盖伦,中路,敌我亚索与拉克丝,敌方下路是基友组合,所谓英雄怼好汉,宝石配EZ,我方36E加上薇恩。

         敌方打野是一位…残疾人,一个即使我双目失明也丝毫不影响我带蹦三路的传奇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