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青丘狐
    “忘川,你为三界妖王,本位魑魅魍魉之主,封神一战,人道当兴,你却逆天而行招来杀劫,更是元神不入封神榜,后被元始天尊打入轮回,经百世轮回之苦你服也不服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呵,人道当兴,是阐教当兴吧!借封神之言,助阐教弟子斩却三尸,完成杀劫,修得正果金身,人间哀鸿遍野,我这几世轮回王朝杀伐不断,饿殍满地,这就是你说的人教当兴?”

     “孽障,好个大言不惭,今生让你重投青丘,沦为畜生,不封你元神记忆,让你这一世活个明白!”

     “姜子牙,你假仁假义,当年趁我酒醉,让土行孙盗我寒龙剑,偷我玄天旗,又让陆压道人用钉头七箭封我元神,小儿哪吒,贼人杨戬轮番叫阵,如此尚且斗不过我,又请了元始天尊废我道行,我不服,我不服!”

     “孽障,你且投胎去吧,来生我再来跟你问话,牛头马面,押他入轮回!”

     青丘之山,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。

     ——山海经

     “忘川,汝终归不愿上封神榜,这一世姜尚没有封你元神,汝有何打算?”青丘轩辕坟处,一青衫女子翩翩立在山石之上,山石下一丛不知名的野花随风摇曳,女子轻轻采撷,戴在耳畔,却不知是花为女子增点了色彩,还是女子为花带来了几分柔情。

     “九儿,我青丘一脉自上古便是祥瑞之兽,当年你响应人道当兴,领女娲娘娘令,迷惑纣王,助武王伐纣大业,却被阐教小人用斩仙飞刀斩却真身,后又被女娲娘娘拘禁元神,千年以来世人只道妲己红颜祸水,祸国殃民,可你何罪之有?言我青丘一脉至淫至邪,青丘一脉何罪之有?”山石之畔卧着一只白狐,身长百丈,皮毛若雪,一双灵眸,身后愕然九尾。

     “忘川,人道当兴,而今汝不入封神榜,就要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,这一世姜尚放你元神,我又偷盗九转金丹才让你修回法身,可你元神虽没有被封印,但这法力却大不如前,你究竟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 “人教当兴,好个人教当兴,此生悟天道不成,那我就入人道,看看究竟如何人教当兴!”

     “也罢,汝自行封禁法身,吾带汝入世!”

     那九尾灵狐伏身在地,九条尾巴覆盖全身,一时间飞沙走石,劲风直吹的天昏地暗,俄顷风定,山石畔已不见灵眸九尾,有的只是一待哺的孩童,婴啼之声响彻青丘,青衫女子右手轻轻抱起孩童,一双眸子说不出的温柔,左手伸出一柄大旗愕然在手,其大如线,高四五丈有余。白光之上,悬出一道幡来,光分五彩,瑞映千条。幡面招展,其上空空蒙蒙,似有黑白二气,黑白二气之中,却有碧绿蝌蚪小文来回游动。此幡名曰招妖幡,为妖族至宝,当年女娲娘娘祭出此幡,招来天下群妖,命轩辕三妖迷惑纣王,而今九儿祭出此幡虽不如女娲娘娘法力通玄,却也是招来不少四方妖异俯首下拜。

     “众妖听令,此子为魑魅魍魉之主,上古大妖,而今入人道历练,尔等需保护周全,若得悟大道,尔等鸡犬升天,丘上众妖,主上悟道期间不得采摘血食,每日子时受日月精华才是正道,千年杀劫将至,若引得天雷滚滚,影响妖主修行,天涯海角,吾必诛之!”

     “谨遵娘娘法旨!”

     “忘川,此一别山高水长,天上无年月,不知何时何日才能再见,愿汝得正大道!”青衫女子望向怀中的婴孩,喃喃自语,随后交予众妖,摇身一变,腾云而去。

     芳华片刻急如逝,冬来瑞雪推连年,转眼已是十八个年头。

     “莫忘川,你又睡觉,你爸妈送你来是睡觉的吗?你出去!”

     “哈欠,老师,我爸妈送我来不是为了睡觉,更不是为了让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你、你敢顶撞老师!叫你家长来!”

     “算了老师,您别生气,老头子罗里吧嗦的,叫他来还不如让我去罚站!”

     男孩从课桌上爬了起来,一双深蓝色的眸子格外明显,伸了个懒腰,呷呷嘴,慢吞吞的走了出去,引来了班级里的一阵哄笑。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,老师也不愿跟他斗嘴,毕竟多说无益,马上就要高考了,耽误时间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 “笑什么笑,我说他没说你们啊!你们还不如人家呢,人家莫忘川不学也能上个一表,更何况人家有钱,拼分拼不过,拼爹还拼不过,你们还笑什么笑,哎,下课了,老师再说两分钟,这个问题应该从两方面……”

     莫忘川,白天是帝高的高三学生,白天准备着迎接苦逼的高考,夜里却是帝都的魍魉之主,大妖精九尾妖狐。

     “站住,小杂种,今天的保护费还没交呢!”被班主任罚了值日,莫忘川晃悠悠的刚走出校门,就被几个校园小霸王拦在了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 “小杂种叫谁?”莫忘川左右看看没人,笑吟吟的问到。

     “小杂种叫你!哎,小王八蛋敢耍爸爸,揍他,揍他”几个毛头小子,显然被他激怒了。

     “哎,别别别,不就是求财么,隔壁弄得腥风血雨的,说缺多少?”

     “算你小王八蛋识相,别人一天十块钱,你今天一百!”

     “好好好,不过我今天没带现金,咱们去学校附近的ATM机取可以吧!”

     “小杂种,别耍花招!”

     “怎么敢耍花招,你看,你们三个人,我自己一个,再说了,跑的叫和尚跑不了庙,明天再遇到你不还是要收拾我!”莫忘川笑吟吟的说着,一脸的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 兜兜转转不过二三里路,有一台ATM机,莫忘川取了现金,几个小霸王才转身离去,夕阳西下,几个人的影子被阳光撕扯的狰狞恐怖,人说妖面目可憎,妖却说人心凶残暴戾。

     “少爷,要我教训教训这群蝼蚁吗?”莫忘川脚下影子,暗的深沉,这声音正是从脚下传来,说着这黑影如一池黑水决堤一般直直的伸向几个小霸王,还不及触碰到几人,就被莫忘川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 “谁让你自作主张,九儿说过千年杀劫将至,不可图添罪业,因果循环,恶人自有恶人磨,你知道了吗?蜮!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少爷,不过您能不能抬抬脚,你踩我脸了!”

     蜮,水里暗中害人的怪物,口含沙粒射人或射人的影子被射中的就要生疮,被射中影子的也要生病,所谓含沙射影就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