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9章 青梅相识
    那女子眉眼冷峻,语言虽然简短,却带着一股冷气,周围的人一时间全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白衣纤腰,长眉冷目,正是被浅落掐了乳|头的章小笨

     章又薇一出现,浅落第一反应就是捂脸,心想绝对不能被这尊佛认出来。七八年前的时候这丫头的剑还没开刃,如今这剑可是削铁如泥要命得很,砍人的技术更非少年时可以比拟,浅落脸大,但是胆子小的很。

     尤其在这种她被打了没命,打了人还赔不起的状态下。

     章又薇回眸看她:“你捂脸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浅落说:“欸,辣眼睛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与世隔绝良久,完全不能听懂这句话的含义,认为辣眼睛就是辣眼睛,此刻俯下身来看浅落,伸手撑开她眼皮,皱眉道:“别揉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浅落被她这么一扒眼皮,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跳开一步嘿嘿笑道:“哎,也真是怪了,你一碰就不辣了呢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她伸出去的手顿了一下,便放了下来,对身边接待的人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向面那栋大楼走去。

     浅落自觉站在人群之中十分危险,私下环视觉得所有人都带着几分敌意瞅着她,尤其是被章又薇掐了手的女秘书,更是有气无处发。

     浅落立刻一溜小跑跟到章又薇身后,映着她疑惑的目光带上了粗镜框,嘿嘿干笑了一声:“章小姐要回去了么?”

     章又薇说:“不回去,去后面那栋楼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 这时候工作人员插嘴道:“章小姐,后面那栋楼封了好久,我也不了解,不过那天我看见殷总送小林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敏感地一回头:“殷总?你们高层?”

     工作人员说:“是啊!就是昨天晚上吧?哎,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怀疑的目光看着浅落,问:“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浅落在旁边,冷汗都下来了,心想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这下可好,好不容易让这祖宗忘了自己,这么一提醒就又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浅落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:“章小姐,今天早晨你也看见了,我们公司那么多人看着我一个人抱着一摞东西走,周六还有那么多人来加班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抬了抬眉毛,没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 浅落一脸认真地说:“那是因为,我们公司虐待员工啊!后面那栋楼不是死人了嘛,所以我们高层说了,以后把做错了事儿的人统一送到那边去面壁思过,我昨天就犯了个大事儿,领导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被扣了一顶帽子的工作人员冷汗涔涔地下来: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似乎嘴角抿了一下,察觉到什么一般,看了浅落一眼,没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走快些。”

     浅落赶忙跟上。

     三个人很快就进了阴森森的大楼。虽然是白天,但是楼中没有什么阳光照进来,大多数的窗子都被封住了,因此楼里很暗,工作人员两次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 章又薇站在二楼那扇破碎的窗户前看了良久,回头问浅落:“你是什么时候被关进来的?”

     浅落说:“哪儿能真的关进来,就是领导找个没人的地方骂了我一顿而已,骂完我就跟着领导回去了,我们公司怎么可能真的虐待员工啊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偏着头看着她,冷漠的嘴角抿着一丝难得的笑意。

     浅落伸手去摸那扇窗户,诧异道:“领导,这玻璃碎了可咋办啊,要是上头不知道还以为是咱们弄碎的呢。”

     那工作人员只好说:“我回去上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也就是看看,看完之后,就说要离开了。工作人员坚持要将她送到门口,又因为章又薇的车坏了,要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 浅落和章又薇挥手告别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,心想这倒霉的一天可算是过去了,哎哎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浅落的手机忽然响了,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接了,一边和章又薇挥手告别,一边接电话。

     电话里传来夜焦急的声音:“你在公司吗!”

     浅落吓了一跳:“我在啊!”

     夜大叫一声:“拦住它!我看见你了,卓紫彤就在离你二百米外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浅落下意识四下环顾,竟猛地看见一个黑影就在离自己百米外的地方,十指成爪,竟然向着自己狠狠抓来!

     这可是白天!

     一只鬼怎么可能在白天出现,还贸然攻击一个降鬼师?

     浅落的剑就放在包里,随时都能□□将卓紫彤伸出来的那只手砍掉,然而与此同时章又薇就站在她旁边,一旦拔剑,岂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了?

     浅落看着那冲过来的厉鬼,一咬牙,往章又薇身后一躲,紧紧抓住章又薇的袖子,将头埋在她后背上:“章小姐,有鬼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似乎是怔了一下,但是连动都没打算动一下,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 这时,夜化身为一只黑猫,迈着凌厉步伐迅速奔来,见浅落不挥剑招架,足尖用力一跃,身形快如闪电,几乎就在那鬼冲到章又薇面前的前一刻将其一击落地。

     黑猫优雅迈着步子,昂首挺胸走到了浅落面前。

     浅落从章又薇身后探出脑袋来,使眼色让夜赶紧走。

     夜竟然伸了个懒腰,从地上站了起来,化身为人,赤|裸着身体抱肩看着浅落抓住章又薇袖子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 浅落脑中轰鸣一声,幸亏师姐从后面赶过来,将衣服披在夜身上。浅落在章又薇身后简直抓墙,心里已经骂了不知道多少遍,夜大人啊夜大人,你就算是神明也不要总是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裸|身而行吧!

     夜看了一眼温顺伏在章又薇脚下的那只厉鬼,动容道:“很厉害么,敢养这么凶的鬼,你不怕被反噬?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不认得她,但也看出来是降鬼师门中用来和鬼魂交流的神明,因而抱剑鞠了一躬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 夜那双幽绿色的眼睛冷冰冰看向依旧抓着章又薇袖子的浅落,忽然道:“你还在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浅落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,恨不得把自己拍昏过去。

     其实夜不说她也知道了,这鬼是章又薇养的,就是专门叫出来试探试探她到底是不是降鬼师的,如今已经漏了陷,再怎么说都没用了,两个人要么决斗,要么同时退出。

     章又薇斜眼看着浅落,道:“现在的降鬼师素养是越来越高了,不仅能查案子,去客串个演员也不赖的么。”

     浅落默默地松了手。大不了就决斗,反正夜在这里,输不了……

     章又薇袖手,将剑收回去,回过身看向浅落:“你接了这个案子?”

     浅落低着头点点头,都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 章又薇颔首:“那我退出。”

     浅落吓了一跳,差点就蹦起来看她了。

     浅臻原本皱着眉在担心浅落,听见这句话,长出一口气,温柔地笑了:“章小姐好度量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淡淡道:“无妨,不缺这些钱。”说罢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浅落简直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夜的眸子里似乎闪过什么,看向章又薇,又看向浅落,嘴角忽得也噙起一个玩味的笑来,开口时候声音里带着一丝妩媚:“章小姐么?是不是长安章家的后人?”

     章又薇对夜显然十分恭敬,同她说话的时候先鞠躬一行礼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夜笑得温婉:“章家的后辈就是厉害,我都好久没见到像你这么强的后生了,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造诣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抱拳,低首:“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 夜看着她秀气谦和的面容,仿佛打量许久忽然有了印象一般,啊了一声,转向浅落道:“小落,这姑娘是不是和你很有缘分?”

     浅落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。

     果然,只见夜第二句就是:“我记得你小时候和人抢一只鬼,是不是还揪着人家乳|头欺负人家来着?哎呀,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,一个个都这么漂亮,出落得一表人才,亭亭玉立……”

     浅落登时感觉到一种极强的压迫感从头顶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 章又薇那双美丽的眸子一瞬间睁大,原本温和谦顺的神情登时变得近乎狰狞,逼近一步打量浅落的脸。

     浅落被她逼得后退一步,干笑两声:“夜大人,您记错了,当年那个人是我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 夜的笑里带着戏谑:“哎,我还真是老了,这也记错了呢。”

     章又薇伸出手来一把箍住浅落的手腕,语气冰冷如同利刃:“怎么会记错呢。”

     说罢,一把再次将她脸上的眼睛扯下来,踩了个粉碎:“我早就说过我见过你,没想到,还真见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