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lpqvsfb"><figcaption id="YPNCRFKBVU"><xmp id="9832457"><ul id="vprjbmtfu"><var id="crevt"><big id="LSPFUH"><aside id="CNHgIUtpG0"></aside></big></var></ul>


<tfoot id="MZPTHGJYKN"><article id="gcpqnyu"><nav id="mivpfzcesx"></nav></article></tfoot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66章:过沼泽
        回到队伍,夜天回来时让他不爽的是,那个曾被他打伤的人,又来找麻烦了。

         当夜天告诉了他沼泽的情况后,他却说自己没有检查清楚,而且没有找出一条过去的路出来,气的他差点再次暴揍这逗比一顿,要不是自己还要留在这里一起去京城,他早就受不了这气独自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人回去告状了,将他说得话颠倒覆辙的说一遍给了莫行听,而莫行听了只是皱着眉,想的不是如何对付夜天,而是要怎么找一条出路,过了这沼泽。

         他并非处处针对夜天,若是他借此刁难他,他就不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好军师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片沼泽不长,叫其他人帮忙把附近的树砍下,铺在沼泽上面,再让所有人找跟长一点的木棍,记住最好是分叉的木棍,这样应该就能过这片沼泽了。”莫行淡淡对旁边人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他想出了这一个办法,其实这办法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很多人过沼泽,用的也是这个方法,安全性很高。

         他身边的手下闻言退下,将命令传达下去,无论是平民还是战斗人员,都加入了砍树大军中,只留下一部分人暗暗警戒着。

         砍树声络绎不绝,大家都忙的火热朝天,汗水从身上留下,带来的只有更多的饥饿感。

     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这附近成了一片直径约百米的空地,地面上倒下一根根倒下的树干,树冠被砍下,树枝削成一支支木棍,拿在了每一个人手里。

         “两个人搬一根木头,女人走在最后,其他人警戒,走!”队伍传来这么一句,所有人连忙搬起木头,如同蚂蚁般浩浩荡荡靠近着沼泽。

         而他们前方的沼泽地里,回荡着无数人们走动脚步声,这一刻的沼泽寂静无声,只有那黑水潭下方冒出的气泡,更多。

         路很不好走,第一跟木头铺在沼泽,稳稳当当的漂浮在那里,越来越多的木头被铺上去,每放好一根木头后,都会有下一根木头铺在了它的前面,不多时,一条十几米长的木头道路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。

         但想要达到对面,至少还要再铺上一百多米的木头,沼泽只是长度达到了十几公里,而它的宽度只有寥寥几百米。

         木头不断铺着,渐渐的,已经完成了一半,沼泽每隔几米都有死去的树木,这些树木四周有瘴气环绕,增加阴森之感。

         倒下的黑色树枝挡住了去路,被一一砍掉,泥水潭不断有黑色气泡冒出,人黑色气雾更大。

         不少人发出咳嗽,被这瘴气熏的非常难受,但也无可奈何,不多时,一条直通对面的木头道路出现了,已经有不少人在对面负责警戒着。

         发现没有危险,莫行命令孙兵释放出无影鹰出来,发现沼泽的前方是一个山谷,这个山谷位于两山之间,那里有一片花花绿绿的花海。

         至于花海是什么样子的莫行不想知道,他只要知道没有危险就行了,他略一沉吟,望着沼泽的瘴气多得快要看不清路,此刻望去,也只能看到那一半的距离而已,模糊还能看见对面驻足的人影。

         但不知怎么的,他心里还有一股淡淡的不安,这不安曾经给过他很大的帮助,让他避过了不少的危险,只是这一次的不安,却是找不到原因。

         “让其他半途加进来的人走前面,小姐身边务必多加派人手保护。”莫行对手下命令道,他只能做好足够的安全措施,别人死了他可不在意,自己的人出了什么意外,他是不允许的。

         就这样,夜天光荣的被分派到了最前面,与其他拥有战斗力的,半途加进来的市民一起,他隐隐猜出了些什么,但没有再说些什么,只是微微一叹。

         他回头,望着浩荡的人们,看到了在队伍中后方,那目光看去有些模糊的身影,林夕与林枫在那里,被手下保护着,只是她低着头,并没有看见夜天正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 走了,队伍出发了,铺着的木头可以同时走四人,为了尽快走过这片沼泽,队伍缩短了一半还多。

         铺上去的树干很不牢靠,踩上去随时都有可能使它翻转让人摔倒,不过好在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木棍,少去了这个麻烦。

         夜天跟着其他人走在了一起,他身边的是三名脸色发白的青年,年纪应该比他还要大上许多,只见一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根森林螳螂的前肢,还有一个手里拿的是不知名动物的独角,这独角很尖,弯弯曲曲的,也不是什么俗物。

         最后一人拿着的是一根似猫科动物都手臂,这手臂手掌伸出五根白色锋利爪子,其上还沾着鲜血。

         这三人都很害怕,都走的很警惕,似乎害怕会突然出现什么怪物,要了他们的命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他们看到一个年纪与他们相差不太多的青年,仿佛不知道担心一样,他手执一根长枪,走在木头上时,仿佛跟走在自家庭院般,这让他们面面相视,有些尴尬。

         人家比自己还年轻而且都是走在前面,他都没害怕的样子,自己这副样子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仿佛一个无形的手打在了他们脸上般,火辣辣的烧。

         顿时,这三人放松了许多,不再那么害怕了,他们走着走着,已经走到了一半的距离,已然可以看清对面最先过去人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脚步踩在树干上,挤压的力道让旁边的沼泽气泡不断涌出,散出愈加难闻的气体。

     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迷雾散开,所有人仿佛在走游乐园的鬼屋般,只是没有刺激,有的只是心跳与恐惧。

         “呜呜~”

         猫头鹰的叫声在此刻出现,接着翅膀扑打声响起,这让人们更加害怕,女人围在一起瑟瑟发抖,男人们则脸色发白,手里握着的木棍对着沼泽外。

         “咕咚咕咚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在所有人全部踏上通往对面的路,并且走了一段后,附近的泥水潭,突然往外不断冒出黑色气泡,起初只有一处,接着一处又一处的泥水潭涌出气泡,发出的声音,不正是死亡最后的葬命歌么?